新闻中心

【庆祝建院70周年之老专家说院史】她是小天使的守护者——学生访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原副院长、儿科主任夏晓玲主任医师

发布日期:2022-08-12    浏览量:536

16602695934637.jpg

儿科,大家都叫它“小儿科”,工作人员不够,工作强度大;收入与付出总不成正比;一个患儿数个家长,孩子的病史往往叙述不准确;碰上不好交流的家长,经常会发生冲突;工作环境比较差,每个家长都着急,吵吵闹闹是常有的事;孩子的病情变化快,每天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不敢有一点点的疏忽。尽管如此,从小就喜欢孩子的夏晓玲仍然选择了儿科,并且越来越喜欢这个专业,一待就是几十年。

她说 哪天不看书就没有办法活下去

夏晓玲,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作为工农兵学员的她,由于在单位上表现优异,通过推荐入学来到了昆明医学院。

她非常珍惜这个上大学的机会,入学后从没有一天在夜里12点之前睡过。遇到有同学或者朋友来看她,待他们走后,哪怕已是晚上十点,她都一定背上书包去教室学习。“哪天不看书就没有办法活下去”,书籍早已经成为了她生命的一部分。

如果漫步在70年代的昆医校园,或许还可以听到她在操场上一边散步一边“do did done ,go went gone”的背诵英文。每天熄灯后,她们宿舍的6个同学总要就着手电筒或是走廊的灯光,一起讨论和相互复述今天学习的课程内容:疾病的特点、发病机制、病理改变、临床表现、诊断标准、治疗和预防……几年来,她们一起学习一起生活,培养了深厚的友谊。在昆医附一院实习期间,她和同学们晚上下班以后总是待在科室的教室里,一边看书学习,一边等待着新收病人和各种操作的机会。每一个新收的病人,每一种典型的症状和体征,每一个穿刺操作,每一次急诊手术,她和同学们都十分珍惜,积极、认真地对待,力争在临床实习期间,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,学习到更多的病例,得到更多规范的操作机会。

每一个病例都是一次生动深刻的教学

 “一名医学生,喜欢哪一个科室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老师,特别是他实习时候的老师。如果在实习的时候碰到一个你特别喜欢的老师,能够带给你知识兴趣,你就很有可能选择当这个科的医生。”这也是夏老师最终选择儿科的重要原因。刚从学校毕业去儿科工作时,担心自己不能很好地胜任工作,心里非常忐忑。在主任和老师们的悉心指导下,逐渐完成了一个个病人的诊治,能够独立救治病人,收获了成功后的喜悦。

初入儿科工作时,一次她跟随老师前往急诊科会诊,只见一名正在吸氧的小儿全身发绀,呼吸困难,恶心呕吐。当她尚在思考时,老师已经问清楚病史,果断将孩子“维系生命”的氧气停掉并带回儿科治疗。在震惊与不解后夏老师得知这是一个亚硝酸盐中毒的孩子,不是給氧就能够治疗的。通过给予亚甲蓝静脉注射以后,孩子逐渐就好转了。从那之后,亚硝酸盐中毒的症状鲜活的跳出了课本的文字,而老师也用丰富的知识及经验,激励着自己努力在临床上不断的学习和进步。

夏老师还讲到另外一个病例。在她刚成为一名儿科医生时,有一天独自值夜班,一个10来岁的小男孩牵着一只大狼狗前来就诊(正是因为这条吓人的狼狗,使得她对这个病例印象深刻)。男孩说自己的小便是红色的,夏老师当即给他做了尿常规检查,结果尿常规中除了红细胞为4个+以外,这个孩子没有任何其它的症状和体征。奇怪这个孩子为什么没有家长陪同来看病?对自己的情况也不能很好地描述,便仔细和孩子聊起来。原来,这个男孩子是少体校的学生,在学校练习的是“刀枪棍棒”,当天的运动量很大,夏老师瞬间云开月明,原来是运动性血尿。这个案例也在她心中埋下种子,在充分利用医疗资源的时候,不能忘记了自己的基本功,体格检查与询问病史。

在某天查房时,学生报告说,某床一个小病人的母亲很焦虑急躁,但询问她时她却欲言又止。孩子的病情并不严重,可以出院了,但是妈妈却一直不肯出院。查完房后,夏老师独自将那位母亲带到一边,推心置腹地和患儿妈妈聊起来,这位母亲才打开心结说出心里的担忧。原来,孩子的父亲是一名长途汽车的驾驶员,检查出来艾滋病病毒阳性,妈妈非常担心孩子会不会也感染了艾滋病,但是却又说不出口。后来,夏老师让孩子和妈妈都做了艾滋病毒检测,幸运的是孩子和妈妈都是阴性,孩子妈妈的脸色终于“阴转晴”,顺利出院了。夏老师告诉我们,在诊疗过程中,要懂得保护患者的隐私,尊重患者,才能让患者充分信任你,这样才能获得准确的信息。

为了新生命的成长 辛苦一点又有什么关系

记得去采访夏老师的当天,她早上出门诊直到下午两点多才能去吃一点东西,我们对她说辛苦了的时候,夏老师说:“没什么辛苦的,病人来找我看病就是信任我,我总要为他们负责。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儿科医生,首先要有的就是一颗慈爱之心,能够从病人的角度考虑问题。”

一位来自边远农村的年轻妈妈带着孩子来昆明看病却挂错了科室,夏老师直接带着他们去了要找的科室并让他们快速住上了院。面对疫情,人们谈发热色变,但凡是挂了夏老师号的发烧患者,她一定要亲自跑到发热门诊为病人看病。一个挂了她下下周的号的病人因为看错了时间跑到医院来了,夫妻两人正在门诊互相抱怨,为了不让他们白跑一趟,不顾病人多夏老师还是帮他们加了号......

夏老师说,我们儿科医生,是医生里的少数派,但和其他医生一样,我们经常要面对生生死死,疑难病症。不同的是,我们的病人比较小,小到只有巴掌那么一点,所以,我们经常被称为“小儿科”,但是我们遇到的困难却一点也不小。“儿科医生不好当,很多人都认为我们又苦又累,其实也不尽然。小病人们虽然经常哭闹,分贝还很大,但是他们可爱起来真能把人萌化。他们都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,未来还有着很长的人生,我们的工作就陪伴着他们的成长。能够陪伴一个个新生命的成长,辛苦一点,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我想,一名优秀的医生就应该是夏老师这样的,不辞辛苦,只为了能把好的技术、好的作风、好的职业操守一代一代传下去。


文图:离退休管理办公室 团委